首页 鬼故事

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之莫回头

    搞笑鬼故事之莫回头

    原文地址:http://gushi.pprpp.com/plus/view-1100-1.html    外公跟我说:“鬼来了,你莫回头,回头它就不放过你,因为它怕人看见。”而我不信,我不信这个世界有鬼,所以如果鬼来了,我一定要回头,一定要回头。    ——题记    外公家一个儿子挖煤,被塌方压死了,我去外公家,外公挺伤心的,毕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为人父最悲痛的事,他家除了呜咽声和撒喇声,再没有什么了,所以我刚到他家就想回家了。  &nbs...

  • 鬼屋里的冥币

    鬼屋里的冥币

    原文地址:http://gushi.pprpp.com/plus/view-1010-1.html    这个故事是舅舅讲给我听的。    外婆家是我们邻村的,这个村姓付的最多,舅舅家就在外婆家的旁边。    小时候待过的最多的两个地方,一个是自己家,一个是外婆家,因为外婆家离我们学校(小学)特别近,所以有时候放学懒得回家,就回去外婆家呆一晚上。所以经常有时间缠着舅舅给我讲故事。    在一个秋天的晚上,我在舅舅家吃完饭,舅舅就带着我去...

  • 撑伞的死尸

    撑伞的死尸

        今天这个故事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不得不说,当初在遇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也的确是被吓了一跳,而如果只是我自己看到了,恐怕是因为精神恍惚而产生的幻觉,但我们住在同一个宿舍的人居然都曾在三年之间陆续见到过这个怪异的东西,那么也就证明当初我所看到的东西,绝非是假象。    在我很小的时候上学是由父母接送,后来家里人嫌麻烦就直接在家附近找了个小学,虽然教学质量不算太好,但至少离家近,遇到啥事情都能第一时间处理,而在我上了初中之后,就一个人开始跑校,直到高中我才第一次体会到寄宿学...

  • 碗里有毒

    碗里有毒

        餐厅里响故事    秦涛一走进餐厅,就看见了那个坐在墙角的男同学,他的样子很怪,脸色也很苍白,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    两个人是在学校的大门口认识的,由于秦涛是刚刚来报道的新生,对这里的环境还十分陌生,另同学便主动领他去了新生报到处,之后还告诉了他寝室和食堂的准确位置。    餐厅里很乱,大概是刚刚开学的原因吧,这里还没来得及彻底清理,桌子上落满了灰尘,地面上也满是各种垃圾,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看...

    鬼故事 2019-11-25 3684 2 鬼故事
  • 书生救蛇得奇缘

    书生救蛇得奇缘

        古时候有个姓梁的书生,父母急病离世时,流泪同他交代:我儿,虽然读书功名是正途,然而通达经济世事也是男人的立命之本,我和你娘死后,无人照顾你,家中店铺和钱庄你可要亲自经营,不求你光显门楣,只求你自保无忧,将来子嗣延续。要交君子,勿近小人,切记,切记……    梁生之后果然遵从父母遗命,撂下诗书拿起账本,管理起商铺来。书中自有颜如玉,可俗世也有黄金屋,很快梁生身边就聚集了许多的酒肉朋友,其中梁生和一个名为髙应的人最为熟络,两人年纪相当,髙应自小周旋于各色人等之中,擅长牵桥...

  • 石佛镇骨

    石佛镇骨

        很多地方都有“鬼娶亲”“鬼送亲”的传说,有个故事叫钟馗嫁妹,说的就是鬼王钟馗将妹妹嫁给好友为妻的事,除夕夜小鬼送亲,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还有前些年闹得沸沸扬扬的某大桥上,白日里显出虚空里的迎亲队伍,各色仪仗齐全,走着走着就消失不见了,当时看到的人有很多,可一直也没什么能服众的解释,都说是时空错乱,瞧了一场鬼迎亲的好戏罢了。    这些我都没亲眼见过,可我却亲耳听过一个石佛镇骨,将鬼迎亲挡了百多年的故事:    给我讲个故...

  • 花狸猫报恩

    花狸猫报恩

        话说清朝末年那会儿,戴着红缨帽子的清兵们烧杀抢掠,洋鬼子们拿着洋枪到处作乱,再加上义和团、地方土匪,百姓们真是民不聊生,到处都是饥寒交迫的难民。虽说外面四处兵荒马乱,可小篱笆村深处大山之中,就是这个鸟不拉屎的穷地方,百姓日子过得倒也清净。    那天,大老刘他媳妇要生孩子,接生婆进屋的时候正是中午头,外面老大的太阳,可等孩子出来以后,正赶上这会儿天狗食日(日全食),屋子里一黑就看不见人了。    接生婆抱起刚出生的孩子,脸贴脸瞅了半天,说:“刚才看...

  • 午夜鬼新娘

    午夜鬼新娘

        关于神鬼这类的话题,谁也说不清楚。信的人是死心塌地的信,九头牛拉不回来。不信的人,也照样过日子。还有就是一些将信将疑的,就是他本身不信,但也不跟你抬杠,你说做人有点信仰好,他也乐呵呵的跟着烧香,图个心里安慰。    话说小篱笆村有个姓张的大户人家,是村里最富的财主。虽然家有良田百顷,吃喝不愁富甲一方,可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张员外到了四十岁时还是没有一男半女。眼看着偌大的家业无人继承,如果死了,族里的其他人来分自己的绝户产。每每想到这事,张财主都是无比的伤心郁闷。&nbs...

  • 坟头泼狗血

    坟头泼狗血

        牛瘸子不是天生的瘸,是小时候爬树掏鸟摔了下来断了筋骨,长好以后就一瘸一拐的。可是牛瘸子虽然瘸了,脑筋却挺好用,他因为自己腿脚不好干不了重活,在村里人都去山下采石场上背石头时,他狠狠心买了一辆货车拉货用。    几年功夫过去了,村里该穷的人家仍是穷,可牛瘸子却富了起来,这下登门说媒的人也多了,牛瘸子全都不要,他就看上了村里的阿燕。    阿燕刚刚二十岁,长得水灵灵的惹人爱,牛瘸子远远见到阿燕的背影,心头就蹿起一股火热……可是阿燕看都不看他,阿燕和小张...

  • 豺狼兄弟

    豺狼兄弟

        张生长得貌若潘安,俊朗不凡,且气质飘逸,活脱脱一个玉面美少年,偏偏还才高八斗,见识广博。    不过张生家里穷的开不起锅,好在刘员外看中他的才华,把他聘用到家里当教书先生。    次日,刘员外笑眯眯的把他招过来,开口说道:“张生啊,你这个穷小子,真是走了八辈子的狗屎运了,我的女儿看上你了,你就入赘到我家里来吧。”    张生一听脸色大变,连连摇头拒绝。    要知道镇上的人谁都知道刘员外的女儿阿星长相丑陋,胖...

  • 报恩的狐狸

    报恩的狐狸

        蒋家河旁住着一名女子,叫李小梅。李小梅长得很漂亮,但因为从小就没有母亲的缘故,故而十分自卑,不爱讲话。    虽然如此,但李小梅却有一副特别善良的好心肠,每次见到那些孩童和老人需要帮助,沉默无言的她总是第一个走到他们面前去帮忙的人。    有一天,李小梅去河边洗衣服的时候,突然间听见一个重物落水的声音,她抬起头一看,就瞧见一只狐狸正在水里扑腾,一边扑腾还一边望着李小梅,它的眼睛里写满的对生命的渴求。    见到这一幕,李小梅赶紧...

  • 酒吧夜惊魂

    酒吧夜惊魂

        那件事情一直让我耿耿于怀,有时候我甚至怀疑那晚我是不是真的遇见了所谓不干净的东西…    清楚的记得那天是周末,几个哥们约作去酒吧消遣。其实男人去酒吧,我想我不用说明白,大家也心知肚明了吧。    炫丽的灯光,劲爆的音乐加上妖艳的美女,这种氛围即使滴酒不沾也会让内心泛起犯罪的冲动。    当我找到胖儿和东儿订的包厢时,里面已经是一片打情骂俏了。很显然,胖儿这娃耿直,下午电话就说了带几个美女来玩。    “遥子...

  • 好朋友背靠背

    好朋友背靠背

        “不,不要,不要过来,啊!!!!”    我猛的从床上起来,这个噩梦已经纠缠我好几天了,自从我的好朋友去世之后我就一直做着一个梦,那个梦很可怕,我梦到我的好朋友阿玲面目全非的站在我面前,跟我说:“你不说好朋友是一辈子的吗?为什么不来陪我?为什么死的不是你?”我还能梦到我跟阿玲以前在一起玩游戏的时候,我们最喜欢的游戏就是背靠背的坐在一起,然后相互猜着对方手里的东西。可是后来,梦变的越来越恐怖,我梦到我坐在床上,突然感觉一阵阴冷的气息向我袭来,我感觉背后就好像有一个冰块似...

  • 凌晨惊魂

    凌晨惊魂

        一个朋友以前生活无规律,暴饮暴食,搞得心脏、血糖、血压都有了问题。后来他爱上了跑步,身体逐渐好转。他的经验是每天四点起床,到市西边的公园跑三个小时,这已经成为他的生活规律。    早起四点钟,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天还不亮。公园里也是人烟稀少,但也有一些和他一样坚持锻炼的人,在公园自己熟悉的地方或打拳、或跑步、或慢走。我的这位朋友以前是围着狮虎山反复跑,后来公园扩建,又向后山修了几条水泥路,而且这些路有一定的坡度,他就开始沿着新路跑。    春节后的...

  • 中元来客

    中元来客

        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是中元节,那时候就会鬼门大开。初一鬼门开,十五鬼门关。此月,鬼经过春夏的沉寂,又可以出来活动,所以叫做鬼门开。民间以路边点火、河中放灯、提供鞋子等办法,满足鬼出门活动的需要,以免它们连基本的需求都得不到满足,无法出行而在原地为非作歹,当然,点灯引路等办法更是希望野鬼能够“远走他乡”。七月时,鬼门初开群鬼纷出,一时“群鬼乱窜”,由于鬼刚刚经历一夏的墓居煎熬,饥肠辘辘,所以给饿鬼施食就成为要紧之事。由于此时鬼可以自由外出活动,所以千万不要一个人在中元节午夜的时候出来。&nb...

  • 鬼戒

    鬼戒

        学校附近有一条街,里面有很多摆地摊的出售着形形色色的商品。很多学生平时都喜欢来这里转转,看能不能买到些喜欢的东西。    吴雪和她的另朋友范东晨也不例外,经常手拉着手在这条街上逛来逛去。    这天,他们在一个摊位前停了下来,摊位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摊主是一位上了年纪的男人,有着一张沧桑的脸。    吴雪在那些商品中看来看去,忽然被一个造型奇特的戒指给吸引了。戒指看上去很有年头了,上面还刻着一个小小的头像。&nb...

  • 血风筝

    血风筝

        陈秀才玉树临风,气宇轩昂,是众多少女心中的男神。    可别以为男神都是完美的,陈秀才就不完美,爹娘都只是做点小生意的,而且他也仅仅是一个秀才,不是他不努力考取功名,实则是他考的很多次,都功亏一篑,心塞至极。    一次,他告别父母,云游至京,京城里面庙宇森森,人头攒动,烟花柳巷,衣香鬓影的,看见就让人眼花缭乱。    陈秀才一边感叹自己眼界不阔,一边又欣赏这些美人美事,只是,陈秀才的相貌或许过于出众了,他往人群里面一站,那也是...

  • 血衣裹魂

    血衣裹魂

        “阿明!今晚十点整,你要不来,我就死给你看!”夏日的夜晚凉飕飕的,圈儿穿着一身红色的吊带裙,正涂着鲜艳的红指甲,把手机夹在头与肩膀之间,淡淡的说道。    “喂!我说姑奶奶,你是想我死啊,我老婆已经怀疑我了,今晚我来不了!”阿明捂着嘴,小声的在厕所里说道。    “嘟嘟嘟……”手机里传来一阵盲音,看来对方已经挂断了。    圈儿和阿明整整恋爱三年,两人相爱着,可惜的是阿明早已结婚,而且孩子都九岁了,不过圈儿对于这些都不在乎,只希...